中国制造业东莞模式可复制到非洲_3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娱乐 发布时间: 2019-06-05 14:15

  莞企闯非洲之大腕对话

  东莞企业家抱团闯非洲,37岁的郭栋健,坦桑尼亚中华总商会副秘书长,成了考察团在当地的向导。2005年,这个福建人只身一人闯入非洲大陆,在坦桑尼亚建起第一条流水线,到现在拥有自己的摩托厂、超市、酒店和矿业资源开发公司。从家里的厨房到酒店、工厂,里里外外,他雇佣了100多个非洲本地员工。

  东莞企业闯非洲初期将遭遇的治安、员工培训、选址等各种难题,他都已先经历过。在郭栋健看来,在非洲国家发展自己工业的热潮带动下,国内制造业的东莞模式完全可以复制到非洲。

  华人超市

  6000多平方米的超市里堆满了酱油、锅铲、洗发水等进口商品,七八成都是东莞制造。

非洲东莞

  5月19日,就在东莞考察团抵达的第二天,郭栋健的第二间华人超市开张了。占地6000多平方米,就位于达累斯萨拉姆的黄金地段,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坦桑尼亚大使馆旁边。超市里堆满了进口过来的纸巾、酱油、锅铲、洗发水等各种商品,应有尽有,其中七八成都是东莞制造。

  我刚来时,生日想吃面,跑到超市连康师傅都找不到,最后只买了通心粉。郭栋健笑道。2005年,他大学刚毕业,27岁,背着书包单身闯非洲。国内的城市开始禁摩,郭栋健跑到非洲是为家里的摩托车生意开拓新市场。到了却发现,市场未启动,只能先生存下来,等待时机。他向父亲借了50万元开起小餐馆,写了欠条,每月还要支付2分利息。

  餐馆的调料都是从中国采购。这个精明的福建人很快发现,不少人专门走后门跟他买醋、买酱油,索性开起了第一家华人超市。到后来,来非洲淘金的中国人越来越多,小超市的生意也越做越旺,从一百多平米扩大到了七八百平米。

  我刚来时,这里只有三四千个中国人,慢慢增加到五六万。2013年习近平主席来访后,坦桑尼亚现在已经有接近10万个中国人,势头很猛。郭栋健介绍。当地的中国餐馆也越开越多,都到华人超市采购。今年中,他筹办起面积更大的新超市。看着酱油的销量逐年上升,郭栋健甚至用妻子的名字注册了个新品牌,考虑进行本地化生产。

  第一条流水线

  这条不到20米的老旧流水线为他节省了关税成本,也成就了整个坦桑尼亚第一条流水线。

  10年前,郭栋健初进坦桑尼亚时,非洲人还觉得开摩托车很危险,宁愿踩单车,还是中国28寸的老凤凰。到了2007年,一个摩托车销售点一天已经能卖出两三台摩托车,开始有摩的搭客,市场的量已经起来。他认为时机成熟,2008年,他开始大刀阔斧开拓摩托车市场。

  也是这一年,和他有合作的东莞纸巾厂老板开心第一次走进非洲考察。街上空荡荡,连一辆面包车都看不到。开心觉得非洲市场还未成熟,撤回了中国。但郭栋健却坚持了下来。他比我想象的还要有韧劲和干劲。开心说。

  摩托车网点的销售量一个月卖几台逐渐起步,到一个月能卖上几十台。到现在,郭栋健和家人在整个坦桑尼亚发展起了两三百个销售网点,代理了国内两个摩托车品牌,一年的销售总量接近4万台。

非洲摩托车

  不过,当地汇率波动大,关税日益攀升,大幅挤压贸易商的成本。2010年,郭栋健就开始了本地化生产:将国内已经停用的流水线运到坦桑尼亚,直接进口摩托车的零部件到这里装配,开起了摩托车厂。这条不到20米的老旧流水线为他节省了关税成本,也成就了整个坦桑尼亚第一条流水线。

  连坦桑尼亚的工业部长都跑上门来视察,说:哇,你竟然把我们的人培训起来!郭栋健笑道。机器设备运过来容易,但怎么培养本地员工去适应流水线的生产却让这个中国老板很头疼。5个非洲员工还抵不上一个中国人的效率。

  大量的非洲人还未能适应工业文明。有时他下到坦桑尼亚的农村考察自己的矿区,早上起床,他们从自己搭的简易草棚里钻出来,就跟树上的猴子抢芒果吃,什么也不做。刚开餐馆时,郭栋健请了20来个非洲员工,开业了,找了一圈都找不到人,最后翻开桌布一看,都躲在桌底下睡觉。

  在轰隆隆的机器前,这群员工更显得手足无措。流水线一启动就转起来,他们拿着零部件在后面追。各种场面都让郭栋健哭笑不得。对于我们来说,流水线把一切程序化了,效率就提高了,可是在他们看来不可思议,为什么要把东西放在上面呢?!

  郭栋健将流水线的速度调到了最低。在国内,同样的流水线一天能装配150到200台摩托车;在这里,一天只能装配30到50台。

  重用当地人

  一定要用非洲人去管非洲人。能被信任重用的员工还不多,阿里是这群员工中的1/100。

  我们不能用中国人的方式去管非洲人,一定要用非洲人去管非洲人。从家里的厨房到酒店、摩托车厂、超市,这个中国企业主雇佣了100多个非洲员工,逐渐摸索出自己用人心得。比如,启用淘汰制。在前三个月的试用期内,工人都按日发工资,能够跟得上流水线节奏或适应要求的才能被留下来。这种淘汰比例是,试用100多个本地员工,最后筛选下来二三十个。

  在郭栋健的摩托车厂里,他还特意起用了一名非洲人经理和中国人一起管工厂。

  不过,能被信任重用的员工还不多,阿里是这群员工中的1/100。在这个非洲人看来,中国人很友好:1970年代,中国人援建的坦赞铁路还沿用到现在。大量的中国人涌入,也带来各种工程技术,让坦桑尼亚的房子越盖越高。而以前,达累斯萨拉姆市里连片都是单层高的小平房。2005年,郭栋健刚进入坦桑尼亚,阿里就在餐馆里当采购。此后,这个中国老板花了好多年的时间逐渐培养起对他的信任。

非洲

  做过各种测试,开始时是让他开着路虎空车出去,看他回不回来,后来是故意在车里放了些钱,看会不会丢。郭栋健坦言。这种谨慎源于此前在坦桑尼亚的各种经历:在全国发展起来的摩托车销售网点都是跟当地人合作,网点铺开后,合作商的欠款也越来越多,有的干脆就跑路,或是直接将店铺转让,郭栋健为此损失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。

  但淳朴的阿里通过了各种考验。两年前,郭栋健想开一家飞机票务公司。按照坦桑尼亚的法规,这一行业不对外国人开放。郭栋健最后是直接用阿里的名字注册了这家公司。有时候安排阿里外出办事,直接将好几万美金交到他手上。

  2013年,阿里要盖房子,郭栋健花了几十万先令为他盖了一间五六百平米的新房。做得好就有奖励。我也希望他们能跟着我们的思路走,能赚到钱。

  乐观点看,不久的将来,整个东莞模式,这些劳动力密集型企业都可以复制到非洲去。因为他们的劳动力廉价,工业非常落后,什么都缺,跟二三十年前的东莞一样。

  厂房租金上,因为非洲的水泥产能低,建材都很稀缺,盖房子的成本就很高。租金也高。我在达累斯萨拉姆租的厂房距离机场10公里左右,交通便利,大概5到6美金一平方米,是东莞的两三倍。

  [对话]

  非洲建厂:易消耗日用品好做,最好能在当地就地取材

  A

  企业闯非洲要请保安可配枪

  记者:听说本地的治安不太好,你被持枪抢劫过?

  郭栋健:有过两次。2005年刚开餐馆,请了差的保安公司,结果保安联合外面的人进来,8个人带着7把枪冲进来。楼下厨师在看电视,被按倒在地。有2把枪顶在我肚子上,直接把保险柜扛走了。那是我攒的第一桶金,都没了。还好没伤到人。另一次是在摩托车店的办公室,也是一拨人拿着枪上来。幸好大额现金已经先存到银行,损失不大。

  记者:不怕吗?

  郭栋健:现在想想真是后怕。当时还不敢让家里人知道。后来父母叫我回来,我想,回去的话全部投资都没了,还是留下。所以住的地方要装电网围墙,保安要请,狗要养。这些都是一笔开支。

  记者:现在坦桑尼亚的安全怎么样?

  郭栋健:相对于其它非洲国家来讲算是不错,大问题没有,主要是个人自己做好安全防范。尤其是中国人,早期来的都是从国内农村里来,不太相信银行,都抱着现金来,进货都是用现金,很容易引起当地人的注意。

  记者:如果东莞企业过去,请保安的费用怎么样?需不需要申请配枪?

  郭栋健:工厂大一点的必须请,4个保安左右,算下来一个月1万块人民币是够的,差的保安公司4000块。但差的保安公司会没保障,可能会趁你不在时偷。有次我们被拉走一整车摩托车,还有配件和发动机,损失了五六十万人民币。

  另外,在坦桑尼亚是可以合法申请配枪的,可以考虑配枪。很多中国老板喜欢玩枪的到了非洲都会配,费用大概是3000美金,周末经常会约了一起到训练场去练。

  B

  劳动密集型企业都可以复制

  记者:以前中国人到非洲都是做贸易的多,现在投资建厂的趋势明显?

  郭栋健:非洲要发展自己的工业,创造就业,这是必然的趋势。比如埃塞俄比亚,贸易领域就不对外开放,出口到这里的商品只能通过当地代理商销售。中国人去都是投资建厂。坦桑尼亚现在对农业产品加工业、出口导向型工业、制造业的政策都非常优惠,入驻出口加工区的企业,除汽车外,所有投入和设备进口免关税。投资主导型的外资企业,投资回收前的收益免交所得税等。

  记者:东莞的企业也逐步转移到非洲,你怎么看这个前景?

  郭栋健:乐观点看,不久的将来,整个东莞模式,这些劳动力密集型企业都可以复制到非洲去。因为他们的劳动力廉价,工业非常落后,什么都缺,跟二三十年前的东莞一样。

  市场商机很大,东非是一个地区性的自由贸易区,进入坦桑尼亚就等于进入东非,这里有1亿人口。非洲有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、东部和南部非洲共同市场以及东非共同体,正在加快融合,这三大非洲自由贸易区GDP总量过万亿,人口超过6.3亿,大多数都是年轻人。

  C

  厂房租金是东莞两三倍

  记者:如果在非洲建厂,哪些行业比较有优势?

  郭栋健:易消耗的生活必需品和家庭日用品都很好做,食品、家用毛巾、水桶等市场都好做。最好能够在当地进行就地取材的。比如当地的木制家具和饮料都做得很好。但要考察市场,像果汁的利润很高,当地都有新鲜的热带水果供应,但竞争已经很激烈,本地商人很早就切入这个领域,果汁工厂很多,生产的量很大。

  还要考虑上下游的配套。非洲的棉花产量很大,要做衣服也可以就地取材,可是从棉花到做成布匹中间还有很多工序,这里的配套设施就不行。所以非洲大量的棉花都是往中国走,都是先在中国做成布料再拉过来。国内一些制衣厂就将西装、领带等做成半成品,再转移到非洲加工。

  记者:那边的厂房租金怎么样?建厂选址怎么考虑?

  郭栋健:要到非洲建厂,大城市尤其是港口城市办厂比较好。目前非洲各国的工业基础都很弱,上下游配套不足,工厂进来很多原材料都要从中国运过去,这样就减少了货物运输的成本,效率也提高。更重要的是考虑到大城市,尤其是城市中心的人口集中,贸易区集中。在附近生产完了,直接就拉过去卖,也更快打开市场。厂房租金上,因为非洲的水泥产能低,建材都很稀缺,盖房子的成本就很高。租金也高。我在达累斯萨拉姆租的厂房距离机场10公里左右,交通便利,大概5到6美金一平方米,是东莞的两三倍。

  D

  华人商会壮大起来有了广东分会

  记者:现在去的中国商人多了,也成立了自己的商会?

  郭栋健:坦桑尼亚中华总商会没成立以前,我们是靠自己,遇到事情,有些国家部门领导也会出面帮忙解决,但是当地的政局不稳定,可能国家部长上任了两三个月就换了。有了中国人的商会,办事更容易。

  记者:商会的规模多大?

  郭栋健:两三百家,都是民营企业。2008年成立,我还参与了商会的筹建,以前中国商人到这来找不到组织,现在商会不断扩大,已经有福建、广东等各省支会,甚至按行业来划分,比如我就牵头成立了摩托车行业协会。这样,到非洲来的中国企业就可以少走很多弯路。

  记者:华商群体要跟各方协商的时候,也好对接。

  郭栋健:对。现在中国人来得越来越多,鞋帽、服装、日用品等各种工厂都开了起来,竞争越来越激烈。比如以前,这里的贸易街区,商店周六日都不开业。可是,中国人很勤快,来了之后从星期一开到星期天,这对当地商人群体的生活、商业影响比较大。最后大家就坐到一起协商,统一周六开,周日休息。另外,总统大选前,当地货币大幅贬值,商人损失很大。本地的商会群体就很团结,统一口径上调物价,避免了恶性竞争。

  记者观察

  非洲做实业也会遭遇办证难,虽说非洲麻烦,但南非清廉指数优于越南。

  莞企闯非洲之记者观察

  东莞企业海外转移,不论是转到东南亚、印度还是南美,所在国的政府的办事效率、清廉指数已经成为投资者最切实的关注和成本核算。这在非洲也难回避。

  在记者随团走访非洲的半个月里,很常听到的词是小费。中国企业在非洲一些国家投资建厂,要申请的牌照多,雇佣劳工等也要经过各关审核。到了圣诞节最严重,一天能来两三拨。有企业主就苦笑,基层公务员频频造访,多会索要小费。

  如果查看国际反贪组织透明国际发布的清廉指数,2013年全球177个国家的排名中,非洲几个重要国家:南非排名第72,坦桑尼亚和埃塞俄比亚排名第111。这是什么概念?法制健全、政府清廉的丹麦、瑞士、新加坡等排名多在前10,美国排名第19位。

  不过,即使南非的腐败问题严重,曾因此引发罢工事件,对外国投资者造成负面影响,但在2013年的排名中,南非还优于越南,后者排名掉到了第116位。

  非洲一些华商就回应:这里地方部门的人员慵懒,企业几次上门都难办证,有时宁愿他们都主动找上门来,帮忙跑下路,把证件都办全了也好。在巨大的市场和高额利润前,企业有时并不在意这一额外的成本负担。暴利,不暴利干嘛来非洲?!有开塑料厂的中国企业主反问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